您的位置:游戏资料社 >> 龙之谷

龙之谷玩家同人小说《密教的微笑》

来源:游戏资料社  游戏:龙之谷

(1)

我没有见过龙,不过曾经在睡梦中依稀望到它们令人敬畏的神情。

镇里的老人总是热衷于陈述一些龙的历史,讲的多了,于是成了童话。孩子们总是偏执于自己的志趣,当每个人都能够讲一段龙的故事的时候,龙似乎就不再神秘了。

亚克西曾经向我描述过龙的样子,虽然他的想法与我睡梦中的影像大相径庭,我仍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为之着迷。

“远处有山……再远的地方便是一望无际的农场。龙就在那里生活……它们有吃不完的食物。如果你想爬过那座山,你就需要收集很多的糖果……”亚克西想了想,“龙是不吃糖果的,不过你需要有足够的糖果,它们才会允许你爬过那座山。”

于是一些潜在的意识让我同亚克西的关系异常亲密起来。我们开始隐秘地收集糖果,并且用从白胡子道林那里偷来的坛子装起来埋在镇外的树林深处。

在镇子里长大的小孩,并没有多余的机会走进狂风森林。村长说森林里聚集着一些凶猛的野兽,只有负责狩猎的戴安娜姑母会时常陪同大人们抑或不知从哪里来的客人走进两边长满杂草的青石板路。说起戴安娜,她确实是一个极其灵敏的女人。她时常会从你的头顶“噔”地降落下来,然后把串在一起的狼鸟肉丢在你脚边的石板上。

接下来的事情便难说了,总之她心情不好大声斥责我们回到镇子上是常有的事。

有人说,戴安娜的披风是一个稀罕物。整个镇子里只有这个女人每天总是批着一件傻呼呼的绿色毯子四处行走。如果戴安娜不是脑袋有问题,那就一定是披风有问题。亚克西对此有他自己的看法,他说这个披风能够让人站立在树顶或者草丛中的时候完全不被察觉,否则为什么我们偷偷溜出镇子的时候,总是听到戴安娜姑母厉声的斥责才知道原来她在我们身后。亚克西的观点总是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得大家的一致赞同,于是我们得到的结论是有必要把戴安娜姑母的披风偷出来证实一下。

为此我们特意在晚饭之后围住了一个叫萝丝的女孩。她曾经穿过戴安娜姑母的披风,原因似乎是她在森林里遇到了一只性情暴烈的雌性狼鸟,被戴安娜姑母抢回来的时候狼鸟扯走了她的裙子。

我们以四个糖果交换她对那件披风的记忆,不过萝丝似乎什么都不准备讲。大家发现口袋里好像都没有多余的糖果了,那次合作便宣告失败而终。亚克西看样子有要把我们隐秘地收集起来的糖果拿出来的意思,最后他愣了一会儿又把话咽了回去。当然,比起龙来说,一件披风算不了什么。

萝丝没有什么好讲的,她从来不跟我们一起玩。

(2)

亚克西的背叛在镇子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当然,我也并不了解这件事。之所以认为他的不告而别是一种背叛的行为,他带走了我们共同积攒了很长时间的装满糖果的罐子。

那一天的早晨到来的尤其慌乱,吆喝声与奔跑赶走了我睡梦中的龙。戴安娜姑母站在喷泉边大声指责一定是镇子里的人偷走了她的披风,然后大家就发现亚克西不见了。

于是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要掺和进这件事情中。

戴安娜姑母奔进屋舍中取出一支特别强壮的弓,带着一队人便匆匆忙忙跑进了幽暗的森林。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没有穿披风的样子,整个人明显变得慌乱并且瘦弱。于是臂弯上的弓显得异常豪迈,让我觉得亚克西如果被赶上的话一定会粉身碎骨。

结果我又开始强烈地担心亚克西的命运了。

戴安娜姑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手里攥着她那件傻呼呼的绿色披风。我甚至察觉到她的手臂被一些说不出来的东西攻击过,透过火把看到上面缠着一段厚实的绷带。由此看来亚克西是正确的,戴安娜姑母的披风确实有一定奇异的作用,没有了这件披风,她就受伤了。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于是我花了很长时间去感叹亚克西的智慧,直到戴安娜姑母发现了在灰暗中冥思苦想的我。

 

“为什么没有睡?”她一改往日的严厉,语气中透露着一种无力与感慨。

“睡不着……”我说:“戴安娜姑母,找到亚克西了吗?”

她的眼神黯淡了片刻,转而遥望很远很远之外的雪山。雪山深处似乎还有一些光亮,有太阳的时候那里总是很耀眼。

“姑母,你受伤了吗?”我指着她的手臂诧异地讲。事实上尽管我的表情会泄露一些重要的信息,借着浓重的夜色应该不会给戴安娜姑母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没事,孩子。”她将手放在我的脑袋上,揉了揉我的头发。“听说你和亚克西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

我突然紧张起来。对于一个像戴安娜姑母这样出色猎手来说,当她关注到某个事物的时候,至少她张紧弓箭便会直至事物的最深处。

“嗯,我们总在一起玩……”

我还在思考要不要将我与亚克西的关系用一些大人们不会怀疑的语言轻描淡写的时候,戴安娜姑母打断了我的话。

“我会找到他的,孩子。”戴安娜姑母蹲下来直视我的眼睛,“相信我。”

一股温暖就此包裹住了我,让我突如其来的紧张又统统释然了。

“那,姑母,你可以教我成为一个像你一样的猎人吗?这样我就可以跟你一起去找亚克西。”

“没问题啊!”戴安娜姑母居然一口答应下来。“你会成为一个优秀的猎人,孩子。”

“你说……我可以打的过龙吗?”

戴安娜姑母似乎被我的问题难住了,她的神情逐渐凝固起来。经过片刻的思索,她语重心长地揉着我的头发说:“龙不一定都是坏的,孩子。”

“那龙吃糖果吗?”我追问道。

戴安娜姑妈一愣,转而呷呷笑着告诉我:“希望是这样的,至少他们对镇子外面埋的那个罐子没有意见。你说呢?”

(3)

亚克西失踪了,但我知道他并没有被杀死。

事实上我并不觉得这件事很荒唐,诸如亚克西这样的聪明的孩子,做出来这样精密的安排并非一件不能理解的事。

最精彩的地方便是他偷走了戴安娜姑母的披风,无论他是否体验到披风上神奇的功能,至少丢失的披风拖延了戴安娜姑母搜寻他的时间。

我甚至庆幸亚克西的逃脱。或许一段时间后亚克西从龙那里回来,能够带回来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我不怀疑他一定会挑几件不错的送给我,因为离开的时候他带走了我的糖果。

并且在那之后龙与糖果的事情在我们这群孩子们中间广为讨论,有人说或许亚克西回来的时候,他会在龙的帮助下成为一个伟大的牧师,比镇长还要伟大。于是我们便接下去讨论要不要趁现在为亚克西建一座教堂……

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他。